【零壹视界】那些年,陪伴过我们的下载软件(上)

标签:行业研究 / 2017年11月02日

本文作者为Ftrans飞驰传输联合创始人王泽瑞,更多他的文章,可关注知乎专栏《零壹视界》

 

当今世界,这个人手一部手机的时代,对于很多人来说,断网一天等价于关一天禁闭。有时候,我们会觉得这世界是不是浮躁得过了头,网络是不是把人们之间的距离拉得太近了,甚至把我们牢牢地捆在了一起,挣脱不得,这种依赖恐怕已经无法回头。

但是,偶尔我们会怀念起没有手机、没有网络的“史前时代”,怀念那时的书信来去和白衣飘飘;偶尔我们会怀念2000年前后时的互联网萌芽时代,怀念那时网络带给我们的未知、懵懂和惊喜。

那时,别说上网,连到机房上机都需要沐浴、更衣、穿鞋套。一件事情有了仪式感之后,就会变得神圣起来。有些条件好的可以在家里拨号上网,更多的人是在新兴的网吧中第一次触网。不论什么方式,都是按时间付费,价格不菲。显示器前面,是一双双渴望了解未知世界的眼睛。

因为惜时如金,而且网速慢得如今不可想象,那时很多人甚至在上网前要先做一个上网计划,先到哪个网站去下载东西,在下载的过程中,再去哪个论坛查什么信息——通过各种方式优化有限上网时间内的资源配置。很多东西上网的时候都来不及看,都是先下载下来再说,回头慢慢看。

所有的东西都是这样,当变得触手可及的时候,就不再那么金贵了。网络是这样,知识也是这样。那时,下载软件是我们志同道合的伙伴,跟我们一起在短短几个小时的上网时间内抢下来更多的知识,那些知识是宝贝,足足够我们慢慢消化好多天。

只是如今,我们逐渐有些淡忘当年的亲密伙伴了。

前一段时间,QQ旋风的下线公告好像并没有造成多少冲击,反倒是拉起了很多人的回忆和感慨。

那么我们就一起回顾一下那些年曾经陪伴过我们的下载软件吧。

开山鼻祖

如果你胆敢承认曾经用过网络蚂蚁 (NetAnts) ,那么恭喜你,在如今移动互联网时代,你确实是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了。

1998年的时候,33.6K到56K的拨号上网,网速慢得让人冷静,并且随时掉线。现在的年轻人可能很难想象,在那样的网速下,花几个小时下载的文件,因为掉线而前功尽弃时的绝望心情。

网络蚂蚁彼时横空出世,号称世界上第一款支持多点下载的软件,竟然还支持断点续传,下载速度快,而且再也不怕掉线了,这简直是上帝的福音。

在当时,上网是件时髦的事情,不管在家拨号还是在网吧上网,都是计时收费的,网络蚂蚁通过多点下载技术大大提升了下载速度,这就是节省了时间,那可就是等于直接给网民省钱了。

从刚需的判定标准来看——极大地提高效率,极大地降低成本,极大地提升体验,当时的下载软件可是3条都占齐了,而且还高频。所以当时广大上网群众对于下载软件的需求,绝对是刚中带刚,杠杠的。

网络蚂蚁的作者洪以容毕业于上海交大计算机系,对技术极度痴迷。2001年洪以容在接受一个采访时说,他最大的心愿就是“把网络蚂蚁重新写一遍,因为第一次写的时候没有经验,很多问题都没有考虑到,现在也很难修改,最关键的地方是想重新写一个更加完善稳定的下载API,采用更加高效的分块算法,总之是为将来的升级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。”每一个痴迷于技术的程序员,恐怕都有对架构和代码的洁癖吧,对自己心爱的作品总有一股压抑不住重写一遍的冲动。

令人惊讶的是,洪以容在当年就想到“要实现与第三方软件的接口,使得其他软件可以向网络蚂蚁加入新任务,获得下载任务的动态信息等”,这可是大大超前于时代的想法,用现在时髦的词叫“下载即服务”。

1999年,互联网泡沫鼎盛的时候,几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无法真正赚钱,大家都纷纷谋求借着这波浪潮赚VC的钱。在其他人都在苦苦寻找地寻找商业模式的时候,洪以容已经找到了利用流量变现的手段。他可能是国内最早探索在软件内嵌入点击广告 (DoubleClick) 的人,凭借着网络蚂蚁在国内外的庞大装机量,每月通过点击广告便能获得不菲的收入。

洪以容骨子里也透着对自己技术的傲骄。网络蚂蚁开始一直只有全英文的界面,大家都以为是外国人写的,后来知道原来是国人作品,一度传出“假洋鬼子”的说法。

而洪以容则不为所动,一直懒着做中文版,只是因为“写程序的时候采用的是单字节的处理方式,要改成双字节的,需要对程序作很大的修改”。最终,竟是由中国汉化同盟替洪以容做了网络蚂蚁的中文版本。

后来,洪以容淡出IT届,转入金融届,据说他凭借技术背景做了一些股市金融方面的量化投资模型和工具,收入依然相当不错。

后起之秀

网络蚂蚁不迎合用户的独立个性,在某种程度上催生出了网际快车 (FlashGet)。

FlashGet的作者侯延堂在西安,被很多人称为技术天才。FlashGet采用了更多线程数,带有全中文界面,继承并发扬了其它下载软件的优点,版本更新速度也非常快。据说当时侯延堂有很多问题都是邮件请教洪以容的,而洪以容也尽力告知。

2000年之后,FlashGet崛起,逐渐超越了网络蚂蚁。那时的FlashGet可是真正的装机必备软件,而那时的OICQ (QQ) 还远远排不上号。由于国外版权保护以及下载软件缺位,使得设计简洁高效的FlashGet迅速流传到了全世界,有世界各地的粉丝自愿做本地化工作。

侯延堂以一人之力,撑起FlashGet全球海量用户,软件语言版本超过17种。按这个势头下去,FlashGet必将在未来中国互联网领域独霸一方。

2005年6月6日,魔兽世界正式公测。是的,你没看错,这款游戏在某种程度上竟然影响了中国下载软件领域的发展进程。据说因为迷恋魔兽世界,侯延堂在此后的一年间没有发布FlashGet任何新版本,FlashGet定格在了1.7版本上。

侯延堂也仿照网络蚂蚁,在FlashGet软件内加入了点击广告,每月在家躺着也能拿到上万美元的收入(据说),对于个人共享软件开发者来说,没有动力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。

王者崛起

与此同时,迅雷则开始崛起。

2003年,邹胜龙和程浩两人试图做一款分布式存储的大容量邮箱,但最终没有成功。此事之后,两人在充分调研之后,决定转型研发下载软件,靠着一款问题很多但下载速度奇快的迅雷样本,拿到了第一笔IDG的风险投资。

凭借着小步快跑快速迭代,频繁发布新版本,迅雷在功能上迅速追赶当时的FlashGet。

迅雷之所以能够在速度上超越FlashGet,主要是因为采用了号称“基于网格原理的多资源超线程技术”(好一个一本正经的名字),简称P2SP (Peer to Server&Peer)。这个看名字很玄的技术,简单的说就是不只是从一个资源地址多线程下载,而是从多个资源地址多线程下载。

迅雷后来曾因这项技术被贴上了“盗链”、“吸血”、“偷流量”的标签,而遭受众多站长和个人用户的抵制。但不管怎样,迅雷依靠优异的下载速度把FlashGet甩在了身后。

那时对于文件下载的需求,除了对视频和软件的下载,还有很大一个比重是在游戏方面。像魔兽世界这样的游戏,普通一次更新可能就有几百兆,整个游戏可能上G,这对于当时的网络带宽来说,可谓是巨无霸。这对迅雷来说是个好消息,需要下载的东西越大,就越能凸显出迅雷的速度优势带来的飞跃性体验差别。
2004年,程浩找到时任金山总裁雷军,希望说服雷军推荐网络玩家使用迅雷来下载金山的热门网络游戏。雷军找人当场测试,同样下载一款金山的游戏,结果迅雷的下载速度居然比另一款下载软件快了20倍。

此事一成,除了金山游戏以外,其它游戏厂商也纷纷与迅雷合作,推荐玩家使用迅雷下载自家游戏。在当时FlashGet和网络蚂蚁几乎垄断了90%下载软件市场的情况下,迅雷通过网络游戏下载,迅速敲开了下载软件市场的大门。

一声叹息

2006年,侯延堂将FlashGet卖给了趋势媒体(ZCOM电子杂志)。从某种角度来说,这次接力也代表了个人共享软件黄金时代的逝去。

那时FlashGet早就开始走下坡路了。当时趋势媒体的黄明明追了侯延堂2年多,据说侯延堂的太太是非常厉害的谈判高手,她在最后的谈判临时增加了一系列条款,飞机起飞前两小时,才最终同意趋势媒体以1000万的价格收购FlashGet。此后,侯延堂夫妇一直长期居住在美国。

作为参考,Foxmail开发者张小龙在2000年以1200万的价格将Foxmail卖个了博大公司,那时Foxmail的用户量有200万。6年后FlashGet以千万元卖掉,按FlashGet顶峰时候的用户量来说,并不能说是个好价钱。

多年以后,迅雷的创始人在谈及自己的创业史时提到,“感谢魔兽世界,当年迅雷被网际快车 (FlashGet) 压制的时候,网际快车创始人侯延堂迷恋魔兽世界,停止更新软件长达一年,市场份额被迅雷迅速占领”。

趋势媒体收购FlashGet后,组织了近200人的团队,当年便给FlashGet增加了与迅雷P2SP技术类似的MHT技术(多服务器超线程传输技术),又先后增加了支持BT协议、eMule协议下载的功能(比迅雷更早支持)。

然而最终FlashGet在黄明明的手中也无力回天,对于用户来讲速度才是王道,市场的规模聚集效应已定。

FlashGet的最后一次更新在2015年,最终定格在了3.7版本。

(To Be Continued)

 

上文转自知乎那些年,陪伴过我们的下载软件(上),欢迎点击!

【零壹视界】那些年,陪伴过我们的下载软件(下)已新鲜出炉,欢迎继续关注!

Thanks!

关注官方微信

企业数据增值必读

联系Ftrans顾问:

025-84471885

13913885686

Thanks!

立即咨询

如果您任何疑问,请留下联系方式,我们将尽快与您取得联系,并提供专业咨询服务。